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三是政策一体化

2019-11-25 13:55

从理论和经验上说,区域经济一体化有四个阶段:一是贸易一体化,二是要素一体化,三是政策一体化,四是完全一体化。目前长江经济带的贸易一体化基本实现,总体上完成了一体化的第一阶段。但要素一体化和政策一体化还远未实现,要素不能便利畅流,各地政策不能的效衔接,因而当下必须大力推进第二、三阶段的一体化。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

其一,从推进长江经济带一体化的路径上说,人们总是想到“政府主导”,但经济学理性预期理论告诉我们,经济主体的行为是理性即趋利避害的,在有效市场及真实周期内做出的决策都是合理的,任何经济政策的实施效果都会因经济主体的理性应对而削弱甚至抵消。这就意味着,政府的作用是有限的,仅靠“政府主导”是不够的。区域经济一体化不是少数主体的单线式连结,而是多元主体的网络式连结,是共建共治的体系。因此,特别需要企业、社会组织、创新人才和创业者的同盟,结成紧密的合作,其中企业家的作用非常重要,市场主体的作用是决定性的。政府应该做的,第一不是指示企业去做什么和怎么做,而是理解企业要做什么从而为企业提供服务。第二是提供制度环境,即是说“市场需要聪明的规则和强制力来约束,以保证市场运行的非常润滑和柔顺。 ”

其二,在区域经济一体化大势下,考量安徽如何把握机遇,要摆脱一种传统思维定势,这就是仅仅考虑本地如何利用机遇,把思维范围局限在“本地”的狭小空间内。应当认知,建构长江经济带的真谛,在于为所有关涉主体提供一个超行政区界限的广阔空间,通过交通、市场、要素的互联畅通,体制、环境、标准的对接统一,使各主体充分合作互动,达到多赢共赢,由此实现整个经济带提质增效。所以,我们应该转变到“一体化”思维,在整个长江经济带的广大空间中考量安徽如何与经济带其他地方拓展合作,如何消除“行政区经济”导致的地方垄断和壁垒,如何共同降低区域内各种交易成本,如何达成安徽与其他地区多赢共赢。用管理学一句名言来比喻:“上半夜想想自己,下半夜想想伙伴”,这样才是完整的一体化和系统性思考。江淮时报

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打造中国经济新支撑带,是国家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和战略布局,也是新常态下安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历史机遇。安徽必须牢牢把握这一机遇,加快改革开放步伐,加快构筑高效快捷的大交通,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产业,建设具有较强影响力的中心城市,从而建成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新兴增长极、全国重要的自主创新示范区和先进制造业基地、内陆对外开放的新高地、长江流域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区,

建构长江经济带的核心是区域经济一体化,这是国家实施这一战略的要旨所在,更是长江经济带给出新机遇的底蕴所在。所谓区域经济一体,就是产品市场要素一体化和经济体制机制统一的过程。当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阶段,区域经济一体化亟需解决的关键问题,一是降低交易成本。二是开放市场空间。三是打破行政区划壁垒。所以,要实现长江经济带经济一体化,应该从解决这三个关键问题上去推进。

网站统计
RSS